当前位置:gaojie国学红楼梦中鸳鸯为什么要拒婚?她有喜欢的人了吗
红楼梦中鸳鸯为什么要拒婚?她有喜欢的人了吗
2022-06-29

鸳鸯拒婚,是《红楼梦》中众多的情节之一,在仅有的前八十回中,曹公用了一整回的笔墨,描写了这一情节,由此可见。鸳鸯拒婚,并非我们所见的这么简单。

鸳鸯名叫金鸳鸯,是贾府的家生子奴才,是贾母的八大丫鬟之一。在丫鬟这个行列中,她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。即使凤姐见了她,也得同她客气客气。

只是,不管她如何体面、风光,但在本质上,她依然仅仅是一个丫鬟,一个奴才,仅仅是主子的附属品。而一旦,她接受了贾赦,成为了她的小妾,成为了姨娘。便能瞬间改变她的地位,正如王熙凤同邢夫人所说的:

凤姐儿笑道:“到底是太太有智谋,这是千妥万妥的。别说是鸳鸯,凭她是谁,那一个不想巴高望上,不想出头的?这半个主子不做,倒愿意做个丫头,将来配个小子,就完了。

如此看来,鸳鸯拒婚,当真不是一个明智之举。只是,作为贾母看重的鸳鸯,一向有算计又聪明,她难道算不过这笔账吗?

为何不惜得罪大老爷断了自己的后路,也要拒绝贾赦呢?

回答这个原因之前,我们先来探讨一下另一个问题。贾赦为何偏要讨要鸳鸯?

论姿色,鸳鸯并不漂亮。在邢夫人同鸳鸯二人的相处中,原文中是这样写的。

放下针线,又浑身打量。只见她穿著半新的藕合色的绫袄,青缎掐牙背心,下面水绿裙子。蜂腰削背,鸭蛋脸面,乌油头发,高高的鼻子,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。

除了外貌上的不出众,她的年龄,也并不小。因此,我们可以推测出,贾赦讨要鸳鸯,并非真的为了好色。而是别有所图。那么,贾赦图的是什么呢?

很显然,是鸳鸯的身份,鸳鸯是贾母身边的贴身丫鬟,深得贾母的信任。她对贾母的性情、喜好了如指掌;更为关键的是,有关贾母的家私,她非常清楚。

除了鸳鸯对贾母的了解外,还有一点,那就是鸳鸯的亲戚。

作为贾府的家生子奴才。鸳鸯一家都在为贾府做事。她的父母在金陵看护着贾府的老家;她的嫂嫂是贾母这边管理浆洗的头头,她的哥哥金文祥则负责贾母的买办。如此看来,鸳鸯在贾母的心中,可不仅仅是喜欢、信任这么简单。

因此,明白了鸳鸯一家在贾府中的地位、关系,我们便能明白贾赦的真正用意。他之所以如此执着讨要鸳鸯,其目的,还是在于贾母本身。

在这,便牵扯到了贾赦在贾府中地位了。作为荣国府的大老爷,贾赦继承了荣国府的爵位:世袭一等将军。只是,作为长房的他,却并没有继承荣国府的管家权,荣国府真正的当家人,是二房贾政。

很显然,明明是长房,却要在二房的手中讨生活,贾赦心存芥蒂。尤其是,如今贾母年事已高,说不定某一天,贾母就西去了。

而就贾府如今的经济状况,只怕也就贾母的家私有点价值了。而一旦贾母去世,贾赦对她的家私一无所知,他又如何同二房争呢?

所以说,贾赦讨要鸳鸯,其最终目的,就是看上了贾母的财富。

说到这里,相信有些朋友就会疑惑了,即使贾赦打着贾母的主意,这也不影响鸳鸯成为姨娘的身份呀。进一步说,一旦鸳鸯成为了贾赦的小妾,帮着贾赦得到了好处,她也会是受益者。她又何乐而不为呢?

但事实,真的这么简单吗?

贾赦讨要鸳鸯做小妾,如果鸳鸯同意了,她的姨娘之梦真的就会梦想成真吗?

显然不是,在这整个过程中,至少还有两大阻力,是鸳鸯无法逾越的障碍。

第一:作为当家人的二房。

长房利用鸳鸯,打着贾母的主意,二房会做事不管吗?至少对于王夫人而言,她做不到。正如鸳鸯在贾母面前述说此事,贾母大发雷霆。然而邢夫人对此却一无所知,还美美的安排娇子来接她。

但王夫人对此却是一清二楚,对贾母此时的心情也是看在眼里。然而,当下人回说邢夫人来了,第一个出来迎接的正是王夫人。

在这样的局面下,王夫人迎接邢夫人是何居心呢?自然是坐等看好戏,看贾母带着愤怒情绪数落邢夫人。

由此可见,王夫人对贾赦讨要鸳鸯一事看得十分明白,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第二:作为鸳鸯的主子贾母。

贾赦讨要鸳鸯,自然需要得到贾母的同意。但在贾府生活了几十年,从重孙子媳妇做到老太太,她看不出贾赦的目的吗?

当然不是,贾母虽然年事已高,但精明着呢。你看鸳鸯向她诉苦,发毒誓后,她说了什么?

贾母听了,气得浑身乱战,口内只说:“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,他们还要来算计!”因见王夫人在旁,便向王夫人道:“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!外头孝敬,暗地里盘算我。有好东西也来要,有好人也来要,剩了这么个毛丫头,见我待她好了,你们自然气不过,弄开了她,好摆弄我!”

贾母得知贾赦讨要鸳鸯这件事,立马看出了他的用意,打的正是自己的主意。弄开她们,好来摆布我。当然,贾母这番话,似乎贾赦讨要鸳鸯,是长房二房联手做的局。但我们仅仅从利益这一点出发,就能看出,在这件事中,二房根本不会参与其中。毕竟,鸳鸯成为贾赦的小妾,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。

而贾母如此说,在一定程度上,也是为了顾全长房的颜面。作为贾府的老太太,作为贾府的当家人,其实并不好当,她需要顾全大局,若一味的打压长房,激发他们之间的矛盾,这个家也不得安宁了。

当然,贾母数落王夫人,还有一点需要我们注意,那就是,王夫人曾经要去了袭人。袭人虽然是宝玉的贴身丫鬟,但她一直都是贾母的丫鬟,工资还是由贾母处发放。但后来,王夫人相中了她,便自做主张将她要去了。

从这一点来看,贾赦讨要鸳鸯,或许同王夫人要去袭人有关。但袭人毕竟又与鸳鸯不同,袭人给了宝玉多年,对贾母的事情也未必十分清楚,至少比不上鸳鸯。这或许,也是贾母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。

只是如今,贾赦再一次打上鸳鸯的主意,贾母实在忍无可忍了。她从这件事中,已经感受到了自身处境的危机,一种即将被算计的危机;同时,若贾母真的许诺了贾赦,让鸳鸯成为了他的小妾,二房必然不会坐以待毙。像如今荣国府的和谐局面,将不复存在。

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,贾赦讨要鸳鸯目的非常明确,就是为了利益。明白了这一点,我们就能看出,在这件事中,鸳鸯拒婚对整件事的意义并不大,因为即使她同意了,贾母也不可能答应。

但就鸳鸯自身的处境来看,她的拒婚,又是非常有必要的。这是她向贾母表明忠心的唯一机会,若她接受邢夫人的好意,最终的结果会比这更加悲剧,她的姨娘之梦不仅会实现,贾母对她的信任,也会消失。

而一旦到了那时,她哥嫂的体面工作还会有吗?所以说,鸳鸯拒婚,正是她的聪明之处,她的见识,远比她的哥嫂长远的多!